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焦点新闻>国内新闻>

黑老大上门“讨债”老人死亡 警方认定“无犯罪事实”

黑老大上门“讨债”老人死亡 警方认定“无犯罪事实”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今年3月,以李昆宁为首的18名被告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等罪一案,在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涉及刘远俊诊所的部分,公诉人起诉指控为“插手民间经济纠纷”。4月底,李昆宁一审被判25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2019年8月23日讯 经过一年时间的摸排比对,刘远俊最终确认,前来其诊所“讨债”的那群黑衣人,有一人是黑社会团伙老大李昆宁。现场监控显示,这群黑衣人在“讨债”过程中,对刘远俊母亲敬显群实施了拉扯、冲撞,敬显群随即倒地,三日后死亡。

今年3月,以李昆宁为首的18名被告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等罪一案,在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涉及刘远俊诊所的部分,公诉人起诉指控为“插手民间经济纠纷”。4月底,李昆宁一审被判25年。

对敬显群的死,昆明市公安局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以下简称经开分局)曾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

朋友因小事反目,一群黑衣人找上门来

2018年1月10日15时45分,一支以宝马730轿车为首的4车小车队,从昆明市经开区王家营火车站农贸市场正南边一拐角冒出,依次行驶至济民诊所门口,各车辆相继寻空位停好后,下来一群清一色的黑衣人。

济民诊所由40岁的四川南充人刘远俊打理,开设时间为2012年年底,四川泸州人吴成全此前常到此看病,一来二去,刘远俊与吴成全成了朋友。2015年10月,吴成全出资20万元开始参与诊所经营,双方口头约定利润平分。

刘远俊告诉红星新闻,他与吴成全因一桩小事反目。2016年11月24日下午,他急着赶往昆明市北部汽车客运站,去取从四川老家托运来的土鸡蛋,遂电话催促吴成全的妻子尽快赶到诊所来上班。吴成全将妻子送到诊所时,刘远俊说了句:“你们有钱人真难请!”

这句气话,继而引发双方肢体冲突。吴成全称,其一块价值10余万元的手表和一部苹果手机被打坏,“包括入股诊所的20万本金及30万的年利润在内,他要求我一次性补偿七十多万。”刘远俊说。

刘远俊并不认可这笔债务,他认为,吴成全的20万是投资,既然是投资,就需要承担亏损、医疗事故等风险。为解决争议,他提出以一年为期,双方轮流经营,收入归经营者所有,“当时我提出,如果吴成全给我20万,我也愿意退出经营。”

红星新闻近日联系吴成全,希望其解释双方经济纠纷的来由,其仅称“刘远俊欠钱不还,是个赖子”。刘远俊称,他后来购买高级烟酒,登门向吴成全道歉,未获和解。

此后一年多,双方不再往来。2018年1月9日,刘远俊手机上拨进来一个陌生电话,“我没有接,没想到,第二天他直接带人找上门来。”

监控显示,这群黑衣人进入诊所的时间为当日15时50分。来者十余人中,刘远俊只认识吴成全一人,“但有个肥胖男子与吴成全一起进的诊所,所以我对他印象很深。”

后来经过证实,此人系黑社会团伙老大李昆宁。

拉扯冲撞后,老太太倒地三日后死亡

吴成全先是问两人之间的债务如何解决,继而双方又发生激烈争吵。见事态升级,刘远俊报了警。

监控显示,在这群黑衣人抵达诊所前的5分钟,身着黄色斑纹羽绒上衣的敬显群出门买菜。刘远俊与吴成全等人争吵时,敬显群刚好从农贸市场返回。

刘远俊提供的一段15秒诊所内的视频显示,当时敬显群护在刘远俊身前,与一群男子对峙,称“要打就打我”,李昆宁答“我们是来要钱的”。刘远俊称,当时敬显群有告诉这群黑衣人,“我有高血压”。

15时59分,洛羊派出所的一辆警车赶到现场,出警的两名民警进行清场,要求双方去派出所协商,刘远俊开始关诊所卷帘门,不小心碰到站在门下的李昆宁,“他们就开始打我,事态进一步升级。”

见儿子被打,敬显群拉住了吴成全一行,并堵在宝马730轿车前,“当时我想,我妈毕竟是62岁的老人,他们不敢对她怎么样,但没过几分钟,我妈就倒在了引擎盖上,再也没有起来。”

现场监控完整地记录了敬显群与这群黑衣男子从争执到倒地的整个过程:16时07分56秒,在诊所门口,敬显群与一群男子有幅度较大的拉扯,随后一名男子从车尾部对站在车头部的敬显群实施冲撞,后敬显群又与身后另一男子相互拉扯。刘远俊说,这两名男子分别是吴成全与李昆宁。

监控显示,冲突进行中,有民警进行劝阻。16时09分34秒,敬显群趴在引擎盖上。20秒后,敬显群倒地。2018年1月13日10时20分,敬显群死亡。

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呈贡医院作出的《居民医学死亡证明(推断)》称,敬显群的死因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刘远俊称,“蛛网膜下腔出血”俗称“脑溢血”,外力、情绪变化均是十分重要的诱因,“我妈有高血压,平时坚持吃药控制,他们不上门来‘讨债’,我妈也就不会死。”

警方认定老人死亡系“意外”,不立案

就这次冲突,吴成全曾称“一切等警方调查”。刘远俊称,后吴成全因殴打他被拘留5日,但始终没有部门对其母亲之死进行深入调查。

2018年1月19日,经开分局作出“昆公经(洛)不立字【2018】1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刘远俊提出控告的敬显群被故意伤害致死案,“没有犯罪事实”。

刘远俊不服此决定,向经开分局申请复议。2018年1月30日,经开分局作出“昆公(经开)刑复字(2018)001号”《刑事复议决定书》,维持原决定。

2018年1月25日,经开分局向红星新闻发来《情况说明》,认定敬显群之死系意外事件,“没有证据证实有犯罪事实发生”。该《情况说明》称,当日有群众报警称“有十多人前来敲诈他”,接警后,洛羊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济民诊所进行现场处置。经了解,报警人刘远俊与吴成全因合伙开诊所产生矛盾纠纷,民警要求刘远俊、吴成全等人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等吴成全等人离开时,刘远俊要求其母敬显群进行阻拦。

《情况说明》称,在敬显群阻挡吴成全一方驾驶的汽车时,敬显群称头昏并自己用手扶着头靠在该汽车引擎盖上,随后自己滑坐到地上,后由诊所工作人员扶回诊所。随后,刘远俊、吴成全双方被带回派出所接受调查,期间,刘远俊接到电话称敬显群昏迷,要送医院治疗。民警随即驾车将刘远俊送回诊所,刘远俊自行将母亲送医院治疗,2018年1月13日,敬显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2018年1月14日,经开分局洛羊派出所接刘远俊报警,要求公安机关就其母亲之死立案侦查。经开分局称,经查,刘远俊与吴成全在诊所发生冲突过程中,未发现敬显群被吴成全一方殴打的情况,经对敬显群尸表进行检验,未发现体表伤。

2018年1月31日,刘远俊向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申请复核。其在《刑事复核申请书》中指出,监控记录了“讨债人”对敬显群的推搡行为,“讨债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寻衅滋事的嫌疑不能排除,“当时恰好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刚刚开始,我多次提出,这些讨债者可能涉嫌黑,应当深入调查。”刘远俊称,此《刑事复核申请书》未获回复。

一“讨债”人员系黑老大,一审获刑25年

2018年4月与7月,刘远俊分别请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与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对敬显群之死事件进行立案督查。

呈贡区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科回复称,经该院侦查监督部门审查,没有发现经开分局有应当立案而不立案的情形。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处则回复: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敬显群确系被吴成全故意伤害致死,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成立,不立案决定正确,依法不应启动立案监督程序。

刘远俊说,其母死后不久,他就听闻前来“讨债”的人员涉黑,“但当时我还没有足够多的证据。”其称,检方的回复,均是在未确切掌握“讨债”人员涉黑的情况下作出的。

于是,刘远俊决定自己取证调查。

他发现,监控记录的第二辆车是途昂大众,通过车牌号,他查到这辆车在李昆宁名下,“有人告诉我,李昆宁是一个还没有被打掉的黑社会团伙头目,相关扫黑部门也告诉我,他有犯罪前科。”通过人像对比,刘远俊证实李昆宁当日的确到了他的诊所。

就诊所讨债人员涉黑问题,刘远俊多次向经开分局刑侦大队反映,并口头举报其团伙持枪,“每次都要我提供更多证据。”今年1月,他再次到经开分局刑侦大队就李昆宁涉黑问题进行反映、举报,“主管扫黑工作的孔涛回复我,如果查实是黑恶势力,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不能再简单处理。”

今年1月12日,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通过昆明警方发布《关于公开征集李昆宁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通告称,该团伙在昆明市五华区麻园村一带以暴力、威胁手段有组织实施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抢劫、开设赌场等案(事)件,为彻底查清李昆宁团伙的全部违法犯罪事实,希望广大群众积极检举揭发。

“不久我就接到了孔涛的电话,要我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刑侦大队做笔录。”今年1月15日,在五华区公安局刑侦大队,刘远俊三次指认出了李昆宁。

李昆宁,绰号“昆老总”“老总”,于2018年8月2日被公安机关抓获。今年3月28日、29日,李昆宁等18人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过失致人重伤罪一案,在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

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以来,被告人李昆宁通过发放酬劳、安排食宿等方式,网罗、纠集一批服刑狱友、无业人员,跟随其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并通过经营停车场等营业活动发展壮大组织力量,在被告人李昆宁的组织、领导下,逐步形成了以他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王兴贵、吴丹等人为参与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残害群众,严重威胁了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造成恶劣影响。

4月29日,李昆宁被五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5年。

经开分局最新回应:“我们没接到新的通知”

据中国庭审公开网的庭审现场记录显示,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李昆宁团伙共有12项犯罪事实及4项违法事实,其中违法事实的第4项,即为涉及济民诊所的“插手民间纠纷”,到场的黑社会人员共3名。

云南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点打击十一类黑恶势力犯罪,其中,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列为第八项。刘远俊认为,既然李昆宁等在其诊所“插手民间纠纷”成了违法事实,就说明李昆宁当日的黑社会行为得到了认定,其母亲之死就应该得到更为公正全面的调查。

云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汤光仁认为,本案中,刘远俊就自己与家人被侵害可能涉嫌黑社会犯罪一事,曾多次向公安机关进行了实名控告,但公安机关始终没有立案。而今证明,李昆宁等人至少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且已被一审人民法院定罪量刑,这说明,此前接受刘远俊控告的司法机关,至少在被控告人是否涉嫌黑社会犯罪的审查处理上草率,故有必要对原来不予立案的程序再仔细审查。

8月16日,刘远俊再次到经开分局刑侦大队表达相关诉求,刑侦大队党委副书记孔涛答复称,李昆宁等人的“讨债”行为与敬显群之死“不能划等号”。他说:“李昆宁虽被判刑了,不代表他的所有行为都是黑社会行为,他做的所有事件都是坏事。”孔涛仍要求刘远俊拿出李昆宁当日行为系黑社会行为的证据,其表示,从刑事角度,公安机关已经做了大量的调查,有了不立案结论,“我们也没有接到新的通知。”

8月21日,刘远俊将相关情况反映至昆明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接待了刘远俊40分钟,表示将视情况决定是否转办。

刘远俊说,2018年1月10日案发后,吴成全曾告诉警方,与他一起去诊所“讨债”的,是他公司的员工与亲属。吴成全究竟是如何邀约黑社会人员上诊所“讨债”的?8月16日,吴成全在电话里告诉红星新闻,相关问题,他已向警方做过解释,并称“我不认识李昆宁”。(记者刘木木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编辑:陈苏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