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焦点新闻>社会焦点>

只有一个人的乐队

只有一个人的乐队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和其他“候鸟一族”拖家带口不一样的是,老程带到云南的,是一支乐队——就他一个人的乐队,以二胡、洞箫、尺八、葫芦丝、唢呐、新疆手鼓等中国民族乐器为主,另外还有电子琴、口琴、长笛、短笛、萨克斯等。

 寒冬,67岁的程伯中和许多重庆老人一样,选择到天气温暖、空气清新的云南过冬。

和其他“候鸟一族”拖家带口不一样的是,老程带到云南的,是一支乐队——就他一个人的乐队,以二胡、洞箫、尺八、葫芦丝、唢呐、新疆手鼓等中国民族乐器为主,另外还有电子琴、口琴、长笛、短笛、萨克斯等。

“没有杂念,不功利”

老程的家在九龙坡区二郎重庆钢球厂家属区,独居,整个卧室被改造成乐器库房,摆放着他的玩具。

老程习惯把这些乐器叫做玩具,因为他认为水平有限,谈不上精通,只能叫玩。他从小喜欢文艺,学生时代就会拉二胡,加入了学校宣传队,工作后到厂里是文艺骨干。对于拉了几十年的二胡,他就不太满意。“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拉,实事求是讲,现在不具备独奏水平,只能在公园里拉一拉自娱自乐,所以只能叫玩。”

这些年,老程更喜欢吹奏萨克斯、埙、箫,相关视频经常出现在朋友圈,他的网名就叫“萨克”。

玩的另一层意思,是他玩乐器的心态。“我把乐器当玩具,拿到什么玩什么,就像小孩子搭积木、玩板凳、骑车车一样,我们老年人也要有一种小孩子的心态,也要返老还童,没有杂念,不功利,喜欢什么就去玩。”

这些年玩下来,老程的乐器库里有多少种玩具,他自己也数不太清楚了。

老程退休以前,厂里效益不好,他加入了婚丧嫁娶、红白喜事给人演奏乐队。“包括开业剪彩,都要搞个音乐会。”老程说,二胡在乐队不受欢迎,至少办喜事时用得少,他只好转学萨克斯。因为拉二胡的底子,他学起来并不困难,似乎还察觉到了自己的悟性。

2012年退休以后,老程学起乐器来更是“刹不住车”,吹的拉的弹的,竟然都难不住他。“没有正式拜师,就在网上看视频。”老程说,他喜欢跟玩乐器的朋友交流,遇上水平高的人就不会放过学习机会,近几年,又学会演奏好几种乐器。

“趁年轻经历千辛万苦”

老程的两个爱好,除了音乐,就是旅行。在家里坐不住,每天去公园里玩乐器。出门买菜,免费公交也不坐,乐意走上一段路。

坐不住的性格,让他旅行的方式也不太一样——摩旅。这几年,他骑着摩托去过很多地方,最长一段路,要数2014年骑行东北,来回上万公里。从重庆出发,7个摩友,过了河北,就只剩自己的单车一人了。“那一路,给我留下了很多难忘经历。”老程说。

何止是难忘,只剩一人一车时,老程甚至感到过害怕。从乌拉盖到阿尔山途中,突然出现无数坑洼,桌子大小、半米深的坑,更多是小而密集的坑。天上下着雨,车上载着葫芦丝、电子琴、萨克斯和音箱,他硬是扛起摩托车离开坑洼路面。

从北极村回来穿越大兴安岭时,油箱已到红线,老程遇上护林员一问,才知道出口还有100公里,看着“野兽出没”警示牌,他想过退缩,把价值上万元的摩托丢掉,带上乐器搭车离开。穿越空旷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本感到心旷神怡,哪知道暴雨说来就来,摩托发动不了,方圆数十公里找不到人……

好在,旅行中更多是美好回忆。在海拔4000多米高原,老程吹起了洞箫。旅途中,扩充着自己的乐器库,在新疆大巴扎里淘到一面手鼓,“又够我玩上一阵子了”。

老程很喜欢这种旅行。“为什么这么多大学生喜欢徒步走318国道进藏,我想就是这个原因,趁年轻经历千辛万苦,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就不会害怕困难。”老程说。

“看看重庆老年人的精神面貌”

最近,关于老程的一段视频在网上热传,朋友用手机记录他演奏多种乐器,给视频起名《一个人就是一支乐队》。

在朋友眼里,老程是一名乐痴,玩起乐器不知疲惫。“吹萨克斯是一件很耗费体力的事,但老程吹起来就来劲。我们聚会,他从上午八九点吹到中午,午饭后继续吹几个小时。大家散了,他回家还要吹。”朋友刘永才对记者说。

与老程年纪相仿的刘永才,也是一位音乐多面手。说起老程,他挺佩服:“程伯中啊,最大特点就是痴迷于音乐。”

他们相识在管乐团,“老程不光玩管乐,最近几年还喜欢研究中国传统民乐,吹埙、吹箫、吹尺八都喜欢。我们现在聚在一起也以民乐为主,他吹箫,我拉胡琴。”老刘说,是音乐滋养了老程,让他有了愉快丰富的精神生活。

旅行到哪里就演奏到哪里的老程,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昨日,在河南省南阳经营旅店的飘哥(网名)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他仍记得与老程的初见,虽然都是年纪不小的男人,但足够用浪漫来形容——老程摩旅返程,途经南阳已入夜,带着一身的污泥和旅途的疲惫,在星空下吹起了葫芦丝。飘哥佩服这位老年骑士的举动,免了老程的住宿费,双方也交了朋友。

老程说,在云南过完这个暖冬后希望继续出发,“我想骑着摩托环游全国,花一年时间,在每个著名景点前演奏一曲。不为别的,就是传递一下正能量。演奏水平高不高暂且不说,让大家都来看看重庆老年人的精神面貌。”

[责任编辑:何畅]